維基媒體基金會社群事務委員會/2021年10月20日與理事會對話

From Meta, a Wikimedia project coordination wiki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與理事會談對話

2021年10月20日與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對話

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社群事務委員會(CAC)舉辦了一個與理事會成員對話的活動,社群成員可在世界協調時間2021年10月20日11:00直接與理事會成員對話

在活動中,您可以:

該對話是現場直播 ,並會被錄製的。

議程

該會議進行了90分鐘。

該會議的頭40分鐘包括對會議的簡短介紹,以及理事會最近工作的最新情況。

緊隨其後的是50分鐘的問答環節:大約20至30分鐘的預先發送問題,以及 20至30分鐘的現場提問。

為本次會議提前發送的問題包括以下主題:

  • 近期理事會的選舉過程
  • 維基媒體基金會與運動其餘部分之間的關係
  • 當前大型和小型維基媒體專案面臨的問題
  • 即將開展的品牌推廣工作
  • 維基媒體企業(Wikimedia Enterprise)
  • 捐贈

如何參與

該活動是在YouTube上直播,參與者亦可以通過寫信給askcac(_AT_)wikimedia.org,並使用主題行“Registration for the October 20 conversation with the Board of Trustees”來註冊加入Zoom房間。

在YouTube對話,Zoom對話,維基媒體telegram組群(Wikimedia General Chat Telegram group)元維基討論頁中收到了問題。

提交您的問題

參與者被邀請提前通過 askcac(_AT_)wikimedia.org 提交問題。這有助於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盡可能地處理這些問題。該結構使社群事務委員會(CAC)不僅能夠就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正在處理的當前事務向社群提供最新信息,還可以直接聽取社群的意見,目的是提高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工作的透明度,並為社群事務委員會(CAC)的未來工作提供信息。

如果參與者願意,他們可以現場提問

列席的理事會成員

  • 吉米·威爾斯 (Jimmy Wales)
  • 羅瑞佐·洛莎 (Lorenzo Losa)
  • 羅茜·斯蒂芬森-古德奈特 (Rosie Stephenson-Goodknight)
  • Shani Evenstein Sigalov
  • 維多利亞·多羅妮娜(Victoria Doronina)

註釋

列席的理事會成員:Shani Evenstein Sigalov,吉米·威爾斯 (Jimmy Wales),羅瑞佐·洛莎 (Lorenzo Losa),維多利亞·多羅妮娜(Victoria Doronina),羅茜·斯蒂芬森-古德奈特 (Rosie Stephenson-Goodknight)

列席的工作人員:Maryana Iskander (即將上任的首席執行官), Amanda Keaton, Corey Floyd, Tajh Taylor, Carol Dunn, Margeigh Novotny, Liam Wyatt

簡介:Shani Evenstein Sigalov轉達了問候和鼓勵,以獲取與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公開對話的反饋。

  • 介紹所有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成員,其中三位是新成員,並簡要介紹了不同的角色,以及他們對新角色的寄望。

即將上任的首席執行官:Maryana Iskander

  • 聆聽之旅已於一個月前開始,期待在今天的議程中繼續聆聽。
  • 將於2022年1月正式上任。

Elena Lappen:主持人

  • 會議將從理事會成員的最新消息開始,然後在各種渠道(Zoom,Facebook,Telegram和YouTube)上與現場問題進行公開對話。
  • 對話受通用行為準則(Universal Code of Conduct)的約束。

高層理事會最新消息

Shani: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會議於9月結束,下一次將在12月舉行。

  • 我們有三名由社群選出的新理事會成員,一名成員重新任命三年,以及兩名即將離任的成員。
  • 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治理委員會:我們批准了理事會成員的行為準則,並將於每年簽署。
  • 創立一個執行委員會:以尋找更好地作為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工作的方法,由理事會主席和兩名副主席,以及各個理事會委員會主席組成。
  • 這些委員會是:治理,人才和文化,產品和技術,以及社群事務委員會。
  • 特別項目委員會將最終確定新的理事會成員入職計劃,並於12月解散。
  • 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發表了有關維基媒體企業(Wikimedia Enterprise)的聲明,更多的問題將於稍後跟進,這是讓各大公司回饋的一步。
  • 品牌(特設/臨時)委員會:工作已經結束,決議獲得通過,維基媒體基金會團隊將在未來幾週內分享更多相關信息,因為他們將在前進的道路上進一步與社群接觸。
  • 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所做的一切都不是憑空發生的,他們由始至終與工作人員和社群協同工作。

工作人員更新資訊

人權:Amanda Keton

  • 人權作為指導我們工作的全球標準,以及指導原則和價值觀。
  • 已完成對我們的人權影響的評估,將很快與社群分享,並將於未來幾個月內與產品和技術委員會分享有關人權的政策,然後與理事會分享。
  • 我們正在研究我們的產品和技術對全球讀者和編輯人權的影響。

產品:Carol Dunn 和 Margeigh Novotny

  • 在過渡期間共同領導產品部門,並期待與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產品和技術委員會合作。
  • 產品工作亮點:桌面刷新向不同的維基專案推出更多功能;新手體驗在所有維基專案上都是默認的;內容翻譯逐年增加;本財政年度的Wikifunctions 最簡可行產品;團隊測試包容性產品開發過程。

技術:Corey Floyd 和 Tajh Taylor

對話:預先提交和現場問題

鑑於參與的人數沒有預期的那麼多,您是否打算取代目前的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選舉投票程序?是否有計劃更換或改進投票流程?

Jimmy:看到沒有那麼多人參與,真是令人失望。多樣化和增加參與治理的人數很重要。 一些更具體的想法可以讓我們來嘗試:

  • 選民指南
  • 增加視覺和多媒體內容的數量。
  • 以翻譯最佳實踐為基礎,擴展支持的語言。
  • 更好地調查維基媒體運動中與治理相關的溝通和知識差距,並努力填補這些差距。
  • 更好地調查冷漠情緒的原因,以激活更多選民。
  • 同時需要加強社群對一切的控制,為此我們需要更多的參與者。

跟進:你相信過去選舉的投票過程嗎?為甚麼或者為甚麼不?

Jimmy:選舉委員會投入了大量的工作。當中並非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但我相信這個過程,我們總是可以改進的。從根本上說,我相信這個過程。

Shani:上一輪投票過程的三個主要變化——轉向單一的可轉讓投票,進行廣泛的外展,為每個被提名者提供評估表。從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巨大的成功。數字表明,我們接觸到的人比以前多得多,並涉及了以前不了解維基媒體基金會或理事會的社群。

後續問題:為什麼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沒有考慮社群關於理事會(BoT)選舉的想法,例如區域配額和其他想法?該決定是否記錄在案?

Shani:我們收到了大量來自社群的意見。我們進行了大量更改,但我們希望逐步進行更改,以便我們能夠可靠地跟踪有效的和無效的更改。有關配額的想法有被提及,但沒有得到完全的支持。我們將不得不重新評估,之前的選舉已經有一份報告,以及我們可用的經驗教訓——這將有助於我們為12月做好準備,並繼續獲得更多的社群意見。

是否會對選舉委員會及其代表性進行評估?

Shani:有關於角色和職責的一些混淆——選舉委員會將於下次選舉之前,我們會在社群事務委員會,治理委員會,選舉委員會和工作人員之間進行討論,來解決這個問題。

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會在未來繼續監督維基媒體基金會嗎?

Jimmy:會的。維基媒體運動憲章將闡明運動中的不同角色。全球委員會將進行一些權力的分享。請注意,全球委員會並不會取代任何運動組織委員會。

維基百科如何可以更好地代表我們全世界上新聞或學術出版中不常見的大片地區(並因此對滿足引用要求的材料之有限訪問)?我們如何才能在這些社群中增強對維基百科的訪問,也許是通過其他類型的知識來源嗎?

Shani:這是我們所有人作為維基媒體運動的問題。我可以根據我的想法來回答。知識公平不是我們可以單獨實現的——這需要與其他組織合作和夥伴關係,以擴大引文和來源。我們希望知識平權基金(Knowledge Equity Fund)能幫助我們建立這個生態系統。 投資非傳統知識來源是知識平權基金想要投資的五個領域之一——要求維基媒體運動推薦從事此類工作的組織。

我們如何增加與東亞社群的接觸?

Shani:這個地區和整個新興社群——我們想要接觸那裡的社群。 接觸沒有那麼多基礎設施的社群總是需要很多的努力才能成功。對於世界上已經相互連接的部分——我們如何擴展?維基媒體基金會內部總是為此做出多項努力。

Jimmy:因為當中特別提到了日本和韓國——其實世界上每個地區都是獨一無二的。日語維基百科非常成功——那裏有120萬篇文章。2020年6月,這是訪問量第二大的維基百科。我們在那裡確實有一個強大的社群,但它與國際運動的結合不是很好——當中確實存在語言障礙。東亞的其他地區,脈絡會有所不同。 在我們所有的外展活動中,我們必須牢記不同的背景和解決方案。

Shani:這與我們的2030維基媒體運動策略有關——維基媒體基金會正在實施各種能力建設培訓。這些培訓是以可調整的方式構建的。

Carol:產品平台處理專注於中小型維基。我們的團隊直接與韓國社群互動,例如開發新功能。東亞地區是全球策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與他們密切合作。

在我們等待起草委員會(Drafting Committee)和全球委員會(Global Council)的同時,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是否會等待就有關區域中心(regional hubs)做出決定?這會導致社群被阻止推進這些事情嗎?

Shani:這不會是一個障礙,這個過程是漸進的。我們需要一個全球委員會,這需要時間來組建和開始工作。我們不會等待然後做出決定。然而,我們確實希望做出明智的決定,不會阻礙我們未來的進步。

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將如何與起草委員會就未來的運動治理進行互動?

Shani:社區事務委員會密切關注運動憲章和全球委員會。我們將有兩名聯絡員加入起草委員會的工作——在整個過程中與不同的群體合作進行指導,並提出觀點。我們支持,但不要過多干預——決策不是我們的職責。我們的角色是帶領或促進或引導這一過程,並取得成果。

我們將來可以有關於維基媒體運動策略的報告模板嗎?

Amanda:協調人員不斷與世界各地的社群進行溝通。如果這就是我們的意思,我們很高興加強溝通循環。如果有關於報告模板外觀的提案,我們將準備好參與討論。

聯合國(UN)製作了大量對維基百科有用的內容。他們想將他們的許可證更改為4.0,儘管董事會已於2016年同意,但維基百科不接受4.0文本,因此聯合國對更改他們的許可證不太感興趣。請問你能幫忙嗎?

Jimmy: 4.0 許可證是一種改進,它是世界的發展方向。 2016年,我們進行了一次諮詢,以獲取社群對於採用創意共享4.0 (Creative Commons 4.0 (CC 4.0) )作為文本貢獻默認許可證的反饋。我們相信CC 4.0將成為維基百科和維基百科用戶更好的許可證,因為該許可證在可讀性和國際化方面有所改進。

  • CC 4.0引入了一些新條款(例如一個數據資料庫的權利),這需要對維基媒體基金會的使用條款進行修訂。
  • 我們收到了社群關於升級的積極反饋,並開始與知識共享組織(Creative Commons)討論有關升級的法律影響。
  • 在調查2016年諮詢後進行更改的技術要求時,我們發現這將比原先預期的成本更高。因此我們暫停來了有關的升級,並等待我們能夠將其所需的技術資源,以及可用於所有維基媒體界面和形式因素(桌面設備,移動設備等等)。我們正在繼續研究更新知識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4.0(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的維基媒體專案文本。其中一部分將需要更新頁腳和其他界面,以反映內容的正確許可文本,包括顯示過去文本版本的正確許可。這可能需要對軟件的多個部分進行協調更改,並可能圍繞頁腳的工作方式支付一些技術債務,因此在我們承諾特定的升級日期之前需要額外的評估。

維基媒體社群內對維基媒體基金會的看法是否發生了變化?可以做些甚麼來解決社群可能存在的一些負面看法?

Jimmy: 維基媒體社群對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態度並沒有一直低落,甚至算不上是接近低落。這些態度是顛簸的,我們是人,情緒是會有高低之分。重要的是要有誠意和溝通。我個人的觀點是,我們可以通過打開與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的溝通渠道來改進,就像今天的活動一樣。運作良好的事情進展很緩慢。 作為一個運動和一個基金會,我們比我們希望的來得要慢。 有些人希望看到變化來得更快。我們必須將注意力集中在建立各方信任,並慢慢來。

Shani:作為一個運動,請記住「基金會——社區關係」不是一樣固定的東西。 在世界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會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它。我們想要一個更廣闊的視角,而不僅僅是來自大型項目中一些響亮的聲音。在過去的一年裡,我們為建立信任做出了巨大努力。作為一個運動,擁有更好的工具來衡量,並以實用的方式跟踪已建立的信任是很有趣的。在建立社群事務委員會的時時候,一個維基媒體基金會的團隊同時成立,致力於為維基媒體運動制定溝通策略。去年我看到了很大的進步。我希望我們努力不要以「我們」和「他們」的方式來思考。我們現在有了2030維基媒體運動策略——這將我們團結起來,共同解決難題。

Victoria:從俄語維基百科的角度來看,沒有多少人通過更廣泛的運動參與元維基。這是由於語言不通。當我當選的時候,社群的反應主要是他們不關心——他們認為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沒有影響他們。但事,隨著全球區塊的發生和其他維基媒體運動範圍內的問題,維基媒體基金會和理事會將會更加感到興趣。我希望這是將我們大家聚集在一起的進程的開始。

開放式問題:從維基媒體基金會理事會到社群。這些對話對您有用嗎?我們將來可以如何改進這些會議?請在聊天或發送電子郵件askcac(_AT_)wikimedia.org以分享您的意見。

對話之後回答的問題

الانتخابات الأخيرة لم تعبر فعلا عن تطلعات المجتمعات المهمشة، ما دامت نفس أدوات الانتخابات التي تؤدي إلى فوز الاغلبية هل تفكرون في بدائل ؟
The recent elections did not really express the aspirations of marginalized communities, as long as the same election tools lead to the victory of the majority, do you think of alternatives?

Some detail was given on this at the start of the Q&A (approx. 30:47), and is also in the translated notes above.

Diversifying and increasing the number of people involved in governance discussions, and the representativity of those elected, is important to the future of our movement. We will be experimenting with new methods in future elections to address this. New methods could include:

  • A Voter Compass, like the one currently being used for the Movement Charter Drafting Committee election. This would allow voters to respond to statements and see how their responses align with those of the candidates. This could help address the fact that some people found ranking many candidates daunting.
  • Increasing the amount of visual and multimedia content. People responded positively to the graphical timeline of the Board election, so the team will likely build on this for 2022.
  • Building on translation best practice by continuing to expand the network of volunteer translators interested in governance. This last election was supported in 40 more languages than those spoken on the team; this number can continue to grow.
  • Better investigating where the communication and knowledge gaps are around governance in our movement, and working to fill those gaps.
  • Better investigating the feelings of apathy that we heard around voting this time, and addressing those root concerns to activate more voters.

'There is a sentiment that larger Wikipedias often suffer from deletionism and lack of geographical representation amongst administrators. Do you have any ideas for how to address these two issues?'

Shani: This is not necessarily a question for the Board, but the community at large, though the Foundation can and is certainly working on aspects relating to this issue. To me this issue ties closely to our community health. First, it is about giving our admins and other functionaries better tools and trainings, and offering capacity building training for volunteers in our community, so they can better handle diversity and address conflict, and we can better support the development of community leadership; it is also about our internal culture and attitude towards newcomers (where we clearly have lots of space to improve). In some capacities, the Universal Code of Conduct and related work on community health, are supposed to address / influence that over time. But eventually, even with all the support and investment, it is a community-led issue, and the community will have to choose to address it.

What can be done to retain and build on the volunteer spirit which Wikipedia has been rightly known for?

Shani: A lot, actually. This has been discussed thoroughly during the 2030 strategic discussions, but from things like acknowledging our volunteers, through training and capacity building, to identifying and supporting rising leaders in the movement. Then, it all comes down to education, so outreach, outreach, outreach -- collaborating with schools, universities, GLAMs; meeting people where they are and telling them the story of Wikipedia and its amazing global community from a young age, so people in the public are aware, and inspired to join.

What could be done to promote the many smaller and struggling Wikipedias to grow in meaning, content and impact?

The Foundation’s current Annual Plan prioritizes providing support and resources to underserved communities, including smaller Wikipedia communities. This is highlighted in both the Product Platform Strategy and the second Thriving Movement priority: to become more welcoming to diverse contributors and build systems encouraging global growth. The four cross-departmental pilot programs are central to working towards this objective:

To learn more about the pilots, listen to the Product Platform Strategy session from this year’s Wikimania.

Has the WMF regretted committing Office actions against user Fram?

Please see the response on behalf of the Foundation and the Board statement on this issue.

Is it possible to track situations of Wikipedia-capture or undue influence by vested interests, including possible State actors and commercial entities, and take action against the same in places beyond China as well?

The Community Resilience and Sustainability team is happy to address questions like this on their September statement Meta talk page.

Have you, any Trustee (former or current), or the Board regretted appointing a controversial figure, Arnnon Geshuri, as a Trustee? Communities reacted negatively toward the decision to appoint Geshuri.

The Board of Trustees is not perfect, and the important thing is that we learn from mistakes and improve. The process for accepting new trustees was drastically improved after this—the Board now requires a background check and a media check be completed before seating any Board candidates. This year, the Community Affairs Committee also hosted a private session with the candidates who were running for the community-selected seats to answer any questions candidates may have had. The Board Chair and Vice Chairs also conducted 1-1 interviews with candidates.